img

File shares among Figma users around the world. By the numbers: one year of remote work (figma.com).

项目

  • Seeing CO2 (extraordinaryfacility.com) 用三维游戏的方式在浏览器中自由浏览二氧化碳排放数据。运行时对设备资源消耗比较大,另外犹豫在三维空间中场景的切换完全需要人为「驾车」控制,需要读者有一定的耐心。同种类型的数据常用视频的形式呈现;微软开发的 SandDance 也可以实现类似的效果。
  • Personal Art Map with R · (estebanmoro.org) 一个非常好上手的地理信息+绘图项目。用 {osmdata} 中的地理信息数据,筛选出有效内容(例如街道和告诉),再通过 {ggplot2} 一层一层绘制出来。但是到此为止只有道路信息;文中的水体信息来自于地理边界数据:TIGER/Line Shapefiles (census.gov)。最后还有从 Google Map 中提取用户自身的移动信息数据,最后就生成了一张有着个人印记的艺术品。不得不说如果打印出来,挂在墙上确实也像模像样的。但如果是 2020 年的数据,大多数人全年热点都是集中在家附近吧。我自己照猫画虎弄出来则是这个样子:

img

img

观点

  • From Visual Impressions to Visual Opinions – OUseful.Info, the blog… 一张图表只是表达一个观点,观点的主观性时常被忽略。有时候我们太过于乐享其成接受一张图,那么要搞清楚的是,图也可能非常主观。
  • Review: The Book of Why (tachy.org) 我这个人对剧透对反感程度并不会很高,但是如果在看完一本书之前就去看「书评」,那就要坏事了——因为一旦预设了观点我会觉得即便与之有相同的观点,也是在人云亦云。但很不幸,我看了一遍针对 The Book of Why: The New Science of Cause and Effect 的书评。作者对于书中观点的评价有褒有贬,作为刚刚读了开头的我不予置评。但其中提到了关于书中错误的勘误,这个实在是太有用了。
  • Why 2020 was the year of data viz | by Rubens Cantuni | Mar, 2021 | UX Collective (uxdesign.cc) 作者分享了 Figma 团队居家办公一年之后的一些发现,包括 Atlassian 和 Dropbox 两家公司在从同步开会转移向异步文件协同之后的一些 Figma 使用情况。
  • Soccer Is Learning To See The Whole Game | FiveThirtyEight 虽然接触 xG 时间不长,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是,决定 xG 的变量因素是不是考虑的太少了?感觉目前现有 xG 的计算方式就是距离、射门方式那么几个,根本没有考虑其他球员,尤其是防守球员的站位。对于足球数据记录而言,大多数值得被记录的事件也都是控球者的直接数据。看球的时候都会有「无球跑动」很重要的直觉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是在数据表现和复盘的时候大多数形同鸡肋。而当下能有更为精准的追踪记录,这样场上 21 个无球者的数据也都能被完整记录下来。也正是基于这项技术,StatsBomb 给出了更为精准、考虑影响因素更多的 xG 模型。不过,希望他们不要像某个 AI 控制的摄像机一样把裁判的光头👨‍🦲当作足球去追踪。

故事

工具

  • Querybook 由 Pinterest 开发的大数据 IDE,目前仍在内测阶段。
  • YouTube Channel RSS. 在 Why I Still Use RSS 这篇博文中我才了解到其实 YouTube 仍然在提供 RSS 订阅链接,其具体格式为 www.youtube.com/feeds/videos.xml?channel_id=CHANNEL_ID. 「万物皆可 RSS」.
  • @rogie 的一个推特讨论串流 Figma 最近增加了 Interactive Components 的功能,很快就有被「玩坏」的趋势,很多使用场景想来是开发者也没有预想到的。最近在看 Will Chase 直播开发自己的 visualization 项目时,发现他把 Figma 就当作一个画布工具在使用。这种能把所有的素材、思路,♾️在一个平面上铺开的工具,确实十分方便。

数据